您的位置:百年湘潮网 -> 史料集萃 -> 专题资料 -> 内容阅读  
湖南(1953年—2004年)重点工程建设——总论篇
2014-12-09 来源:
 

 

集中力量办大事 重点建设壮三湘

中共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 周伯华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领导下,湖南人民坚持勤俭建国,艰苦奋斗,集中力量办大事,在三湘大地上掀起了一波又一波重点建设的热潮,创造了福泽当代、荫及后人的辉煌业绩。在喜迎建国55周年之际,回顾重点建设的不平凡历程,揭示重点工程建设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巨大作用,总结经验教训,对于加快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步伐,开创我省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具有重要意义。

  一、 我省重点工程建设的不平凡历程

  50多年来,我省重点工程建设方兴未艾,期间经历了三个阶段。

  一是迅速起步阶段:1953年至1957年“一五”计划时期。这一时期,我省以国家156项骨干工程中的株洲硬质合金厂、南方动力机械公司、株洲电厂、株洲洗煤厂、湘潭电机厂、桃林铅锌矿、瑶岗仙钨矿等7个重点项目为龙头,以国家694项限额以上的大中型工矿项目中的长沙机床厂、株洲冶炼厂等38个重点项目为主体,加上湘潭湘江铁路大桥、株洲铁路枢纽站、南洞庭湖南岸堤垸整修等22个交通、农业、卫生和城市基础设施项目,气势恢宏地拉开了我省重点建设的序幕。它们的建设和投产,标志着我省重点工程建设的顺利起步。

  二是在曲折中前进阶段:从“二五”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二五”时期一开始就出现了严重的急躁冒进,摊子铺得太大,尤其是以钢铁为重点的工程建设遍地开花,出现工农商学兵齐上阵的全民大炼钢铁运动。这不仅远远超出了当时财力和资源的承受能力,而且导致了国民经济结构严重失调,资源极大浪费,生态极大破坏。1961年起我省积极贯彻中央“八字方针”,调整国民经济,压缩基建规模。1963年起在继续调整的同时,根据财力情况恢复了部分项目的建设。到1965年,调整任务基本完成。正当经济建设开始重新步入正常轨道的时候,1966年爆发了“文化大革命”,使我省重点工程建设又经历了一个起落不定的动荡过程。1969年珍宝岛事件发生后,全国掀起了以国防项目为重点的三线建设高潮。中央和省里先后投入数十亿元资金,建起了一批军工企业,同时围绕备战进行了一些民用工业和基础设施的建设,建成了湘黔铁路、枝柳铁路、长沙湘江大桥等一批经济社会效益显著的重点工程。

  三是稳定健康发展阶段: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至今。从1979年开始,我们党在思想路线和工作指导方针上的拨乱反正,使重点建设开始走上一条健康发展的道路。我省重点建设不仅有量的突破,更有质的飞跃。全省重点建设完成投资累计已超过3000亿元,建成各类项目400多个。办成了许多多年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其中“八五”时期,全省按合理工期组织实施的国家和省的重点项目56个,完成投资336.1亿元,投资规模比“七五”时期增长5倍。“九五”期间,我省紧紧抓住国家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机遇,以“强农、兴工、治水、修路、办电”为重点,加强交通、能源、水利、通信、短线原材料等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加大技术改造力度,全省组织重点建设项目77个,全部和单项投产的37项,完成投资905亿元,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四分之一,是“八五”时期的2.7倍。“十五”计划头三年,实施重点建设项目69个,完成投资889.2亿元,接近“九五”时期完成投资的总额。

  在这一阶段,我省重点建设紧跟时代步伐,不断加大改革和体制创新力度,取得了重大突破。一是突破了由国家作为唯一主体的高度集中、高度统一的传统投资体制,形成了中央政府、各级地方政府、企业、民间资本与外商成为重点工程的多元投资主体。二是打破了重点项目从上到下缺乏责任约束与监督的大锅饭管理体制,推行了项目法人负责制、建设监理制、招标投标制、开工前审计制,项目管理逐步走上了法制化和制度化的轨道。三是政府对重点工程建设的宏观调控管理机制基本形成。尤其是2003年出台的新《湖南省重点项目管理办法》,对重点项目建设和管理进行了规范,在减少和规范政府审批的同时,加强了政府对重点建设的宏观调控能力。

  二、 重点工程建设极大地促进了我省经济社会发展

  持续50余年的重点工程建设,对湖南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巨大的带动作用,经济社会效益十分显著。

  一是重点工程建设对于我省建立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形成雄厚优良的国有资产发挥了重大作用。我省的重点工程建设以工业项目和基础设施为主,逐步扩大到农业、文化、教育、科技、卫生、体育、人民生活等各个方面,建成的一大批重点项目,成为支撑我省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的柱石。在重点工程项目建设的基础上,我们逐步建立起了冶金、机械、化工、电子、军工、医药、食品等工业部门,基本形成了一个门类比较齐全的国民经济体系和社会发展构架。重点建设加强和改善了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大大缓解了我省基础设施滞后的局面。据统计,我省共组织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方面的重点建设项目386个,全部和单项建成投产349项,完成投资总额1352亿元,以近30%的年均速度递增。一大批水利重点工程的建成,特别是近五年来以洞庭湖为中心的大江大湖治理和水利设施建设,不仅增强了全省的防灾减灾能力,而且新增和改善灌溉面积532万亩;随着石长铁路、长潭高速、潭邵高速、临长高速、耒宜高速等重点工程的建成,现已初步形成以省会长沙为中心,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铁路、公路、航空、水运相互补充的立体交通网络体系,实现了交通的通畅快捷;五强溪、柘溪水电站和湘潭电厂、石门电厂、益阳电厂、株洲电厂等一大批具有国内领先水平、水火互补的骨干电厂和电网的建成,使我省电力装机容量超过1300万千瓦,初步解决了电力供应瓶颈制约的问题;邮电“718”工程等项目的建成,使我省邮电通信业步入全国先进行列。此外,城镇基础设施普遍改善,还建成了一大批文化教育体育卫生重点工程,促进了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协调发展。

  通过重点建设,产生了一大批具有先进水平的企业和基础设施、文化教育卫生实体,形成了数量相当可观的优良国有资产。它们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盈利能力和发展后劲,创造了大量的财源税源,不仅对经济社会发展和全面进步起到了骨干作用,而且增强了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和国家的宏观调控能力,是巩固和完善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主要经济基础和保证。

  二是重点工程建设直接带动、促进了国民经济的发展和结构的调整。近年来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年均拉动CDP增长了4个多百分点,其中仅高速公路一项就占到投资拉动的50%左右。可见,重点工程建设不仅带动了本行业的发展,更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拉动了投资和消费,形成了较大的投资乘数效应。重点工程建设推动了工业化进程,造就了一大批高新技术企业和产业,促进了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以电子信息、光机电一体化、新材料、生物医药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得到了跳跃式发展。尤其是我省围绕工业化,以“十大标志性工程”为主体开展重点工程建设,对一批最具竞争力和成长性好的企业、产品和项目进行重点建设和技术改造,工业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的力度明显增强,极大地提高了我省工业化总体发展水平。

  三是重点工程建设对提高人民群众生活质量产生了深远影响。重点工程建设极大地改善了我省的发展环境和人们的生活条件,促进了经济社会的全面协调发展,给人民群众带来了实惠。乘车难、住房难、用电难等问题初步得到缓解;人们吃、穿、住、用、行、学习、娱乐等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仅有了量的保证,而且有了质的提高。重点工程建设给湖南带来了日新月异的变化,让人民的生活更丰富、更精彩。

  三、 我省重点工程建设为进一步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积累了宝贵经验

  我省重点工程建设50多年的实践,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值得我们认真总结和借鉴。

  重点工程建设必须坚持突出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不断增强经济发展后劲。没有发达的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就不可能形成覆盖全省的市场网络,就不可能有中下游产业和经济的高效运行,就不可能实现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跨越。这些年来,我省在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组织了一大批重点工程建设,如治理洞庭湖、修建四通八达的铁路和高速公路、发展电力工业、原材料工业和机械制造装备工业等等,对于全省经济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支撑作用。今后在重点工程建设中,要在继续突出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这个重点的同时,特别注重高新科技产业的发展,保持经济发展的后劲,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打下坚实的基础。

  重点工程建设必须坚持集中力量办大事,握紧拳头保重点的原则。这些年来,我们体会最深,并一以贯之地集中力量办大事,握紧拳头保重点的原则,保证了一大批重大项目的建成,成效非常明显,今后,我们必须继续坚持这一原则,进一步统一思想,顾全大局,统筹规划,精心选定保重点的内容,集中精力,集中财力,认真落实保重点的措施,切实加强对重点工程建设项目的组织领导和协调,优化建设环境,举全省之力,进一步抓好一批影响全局、带动力强的大工程、大项目。

  重点工程建设必须坚持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办法,多渠道筹措建设资金。建设重大工程和项目,最大的难点在资金的筹措。近年来,我们稳步推进投融资体制改革,按照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办法,培育多元投资主体,拓宽投资渠道,确保了重点工程项目的资金需求。我们要继续坚持这一行之有效的办法,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强化政策引导,放宽市场准入和投资领域,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基础设施、公用事业等重点工程建设。搞好资本运作,加大直接融资力度,改变重点工程建设过分依赖银行贷款的状况。对现有重点工程,采取转让经营权等形式,以资产换资金,以存量换增量。

  重点工程建设必须坚持按客观规律办事,实现科学决策。纵观50多年来的历程,凡是按客观规律办事,重点建设成效就大;凡是不按客观规律办事,就会造成巨大损失。例如1958年的“大跃进”,就严重违反了客观规律,使重工业脱离农业和轻工业而孤立冒进,结果造成经济发展的严重挫折和倒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改革重点工程建设投资和管理体制,使重点建设管理和运作更加科学、规范、高效,既有利于保证工程建设的进度和质量,又有利于防范腐败的滋生。重点工程建设动辄数亿甚至几百亿元,一旦决策失误,其后果是灾难性的。因此,在重点工程建设中,发扬民主,科学决策至关重要。我们要建立和完善重点工程的民主决策和科学决策制度,坚持从实际出发,考虑人力、物力和财力的可行性,做到量力而为,绝不能不顾人民群众的承受能力,让人民群众勒紧裤带搞建设,绝不能不顾资源环境的承受力,杀鸡取卵,竭泽而渔。

  重点工程建设必须坚持加强监督管理,坚决遏制腐败。重点工程投资大,影响深远,如果腐败滋生、造成豆腐渣工程,其损失和危害也大。因此,我们要以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加强对重点工程建设的监督管理,严肃查处工程建设中的腐败行为,坚决遏制腐败行为。

  重点工程建设必须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十分爱惜民力,争取人民群众的支持。50多年来,人民群众支持重点建设的事迹和丰功伟绩可歌可泣:有的为大家舍小家,贡献出了自己可爱的家园;有的出钱出力、流血流汗,甚至献出了宝贵生命。这一切使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人民群众是重点建设顺利推进之本。进入新的历史时期,我们要在重点建设中继续坚持党的群众路线,紧紧依靠人民群众。要善待人民群众,十分爱惜民力,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根据法规政策做好征地拆迁、移民安置、补偿等工作,严禁拖欠民工工资,注重资源环境保护,尽可能让为重点建设作出贡献和牺牲的地方和人民群众从重点建设中受益。从而调动广大人民群众支持重点建设的积极性,克服消极因素,使重点建设获得不竭的力量源泉。

  回首过去,我省重点工程建设创造了历史辉煌;展望未来,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引下,我省湖南重点工程建设必将迎来更大的发展,为经济社会发展发挥更大的作用。

  

   

  上一篇:湖南(1953年—2004年)重点工程建设——目录篇
下一篇:湖南(1953年—2004年)重点工程建设——工业篇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图片新闻  
党史知识